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白姐一肖一码时期期准 >

云从科技IPO:供应商劣迹斑斑 疑似原总监婚内出轨四处沾花惹草

发布日期:2021-07-21 15:30   来源:未知   阅读:

  上海证券交易所(以下简称“上交所”)官网发布公告称,上交所科创板上市委员会定于7月20日召开第48次上市委员会审议会议,审议云从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从科技”)的首发申请。

  云从科技是一家提供高效人机协同操作系统和行业解决方案的人工智能企业,公司主要产品及服务按照提供交付内容和业务模式可划分为人机协同操作系统和人工智能解决方案,也被称为“AI四小龙”之一。

  云从科技此次IPO拟募资37.5亿元,其中8.13亿元用于人机协同操作系统升级项目;8.31亿元用于轻舟系统生态建设项目;14.12亿元用于人工智能解决方案综合服务生态项目;6.93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飞寻(上海)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飞寻上海”)是云从科技的关联方之一。飞寻上海成立于2011年11月,法人代表张翠萍,注册资本100万元,经营范围电子产品的研发、设计、生产与销售,提供技术服务,电子设备安装,电子工程及智能电子系统的设计、施工及维护,网络设备的研发、销售,系统集成,计算机软件的研发、销售(除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专用产品)及相关的技术咨询、技术服务、技术转让。与云从科技主营业务高度相似,云从科技实控人周曦曾在飞寻上海担任总经理,直到2020年9月云从科技IPO申报前才卸任。

  上海媒智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媒智科技”)也是云从科技的关联方之一,是云从科技董事王延峰持股27.5%并担任董事的企业。媒智科技成立于2015年12月,法人代表王艳青,注册资本150万元。

  经营范围:从事计算机信息科技专业领域内的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技术服务、技术转让,信息技术咨询服务,信息系统集成服务,信息系统运行维护服务,大数据服务,数据处理和存储支持服务,智能机器人的研发,智能机器人销售,软件开发,软件销售,人工智能应用软件开发,计算机软硬件及辅助设备零售,电子产品销售,人工智能硬件销售,销售代理,会议及展览服务,市场营销策划,广告设计、代理,广告制作,广告发布。

  也与云从科技主营业务高度相似。云从科技与飞寻上海和媒智科技疑似存在同业竞争关系。

  北京普森荣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普森荣通”)是云从科技报告期内2019年的第一大供应商,2019年的采购额为4,163.49万元,占当期采购总额的比例为8.71%。

  根据工商信息显示,普森荣通成立于2016年5月,法人代表沈仪先,注册资本1000万元,经营范围技术开发、技术推广、技术转让、技术咨询、技术服务;计算机系统服务;软件开发;销售计算机、软件及辅助设备、电子产品、机械设备;技术进出口、代理进出口、货物进出口,公司员工0人(0人参保)。

  虚构前五大客户和供应商,往往是上市造假的重要手段。公开资料很少的这类公司,有皮包公司之嫌。拟上市公司与之交易存在问题和风险,交易真实性存疑。

  北星天云(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星天云”)是云从科技2019年第四大供应商,2019年采购额为3,377.67万元,占当期采购总额的比例为7.06%。

  工商信息显示,北星天云成立于2012年6月,法人代表翁亮亮,注册资本2000万元,经营范围技术开发、技术转让、技术咨询、技术服务;数据处理(PUE值在1.5以上的云计算数据中心除外);计算机技术培训(不得面向全国招生);基础软件服务;应用软件服务(不含医用软件);计算机系统服务;维修计算机;销售计算机、软件及辅助设备、电子产品、机械设备;技术进出口、代理进出口、货物进出口。

  而北星天云却在2020年8月7日云从科技IPO申报前紧急注销了,招股书中也未披露注销的原因是什么。云从科技对北星天云是否存在应付账款未付的情形,招股书中也未作披露。

  2018年-2019年睿至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睿至科技”)都是云从科技的第一、第五大供应商,采购额分别为14429.19万元、2103.47万元;占当期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30.59%、4.39%。

  工商信息显示,睿至科技成立于2014年7月,法人代表刘敏,注册资本6390万元,经营范围数据处理(PUE值在1.5以上的云计算数据中心除外);技术开发、技术转让、技术咨询、技术服务;计算机技术培训;基础软件服务;应用软件服务;计算机系统服务;销售计算机、软件及辅助设备、电子产品、机械设备;技术进出口、代理进出口、货物进出口;租赁计算机、软件及辅助设备;企业信用的征集评定;经营电信业务。

  睿至科技2021年被强制执行2次,执行总标的为2024万元;根据(2018)京03财保211号执行裁决书信息显示,2018年睿至科技和其法人刘敏股权被冻结2713万元。

  2018年也正是云从科技与睿至科技深度合作的一年,当期云从科技向睿至科技采购了近1.5亿元的服务器等,占当期采购总额的30%以上。彼时睿至科技股权是冻结状态,云从科技与睿至科技的采购交易是否存在较大风险?也说明云从科技在供应商甄选上存在较大瑕疵。

  2019年联想集团和其关联方(以下简称“联想集团”)是云从科技的第二大供应商,采购额为4291.83万元,占当期采购总额的比例为8.98%。2019年联想集团也是云从科技的第三大客户,销售额为4,838.59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为5.99%。

  联想集团既是云从科技的主要供应商,又是云从科技的主要客户。云从科技对联想集团的定价策略是否与其他客户存在差异?对联想集团的依赖是否对其持续经营能力构成重大不利影响?

  佳都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佳都科技”)是云从科技的第二大股东。2018年-2020年云从科技向佳都科技的关联销售额分别为2,351.27万元、1,910.82万元、348.57万元。

  2019年-2020年云从科技向佳都科技关联采购额分别为3.27万元、4.78万元。佳都科技既是云从科技客户又是云从科技供应商还是云从科技第二大股东,疑似存在体外资金循环形成销售回款、承担成本费用等情形。

  云从科技曾在2015年7月至12月增资、2018年1月增资、2018年7月增资、2019年2月增资、2019年6月增资、2019年9月增资、2020年3月增资和2020年5月增资时,在周曦、常州云从、云从科技与相关股东签署的协议中约定了对赌条款,对赌条款主要涉及共同出售权、反摊薄权、回赎权等安排。

  云从科技、常州云从、周曦与相关股东于 2020 年 11 月 15 日签署的终止协议,自云从科技向上海证券交易所申报上市申请材料并被受理之日起,关于特殊权益的约定全部终止,各方特殊权利相关条款全部解除。

  以上对赌条款虽然解除,但2020年11月15日,常州云从、周曦与抚州友邦、广东创投、南沙金控、深圳兴旺签署了《关于特殊权利的终止协议之补充协议》,约定在云从科技IPO 申请未获得上交所审核通过、未能获得中国证监会同意或云从科技撤回IPO申请的,则恢复《关于广州云从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C2+轮融资的股东协议》第六条“回赎权”的安排。

  2021年3月30日,常州云从、周曦与群岛千帆、重庆红芯、宏泰海联签署了《关于特殊权利的终止协议与关于《补充协议》与《承诺函》的终止协议之补充协议》,约定在云从科技IPO申请未获得上交所审核通过、未能获得中国证监会同意或云从科技撤回IPO申请的,则恢复《关于广州云从信息科技有限公司C2+轮融资的股东协议》第六条“回赎权”的安排。

  云从科技还存在对赌协议的情况,若此次IPO失败,云从科技触发对赌条款,可能存在资金链断裂的风险。

  根据招股书信息显示,2018年至2020年,云从科技分别实现营业收入4.84亿元、8.07亿元、7.55亿元;归母净利润-1.81亿元、-17.08亿元、-6.90亿元。也就是说,最近三年云从科技累计亏损25.8亿元。云从科技的何时才能扭亏为盈?恐怕实现盈利需要好几年后,投资者请谨慎看待。

  2020年5月,那时云从科技IPO还没被受理,就有认证为“云从科技员工”的脉脉用户爆料,云从科技最近取消了补充年假、取消带薪病假及员工生日福利红包、周末加班一天50元、严格检查考勤扣钱、全员降薪20%、转移合同主体防止员工分红,归根结底就是不想出赔偿金,变相赶员工走。

  还有云从科技认证员工发文称,“16年进来本来薪资就低,普调基数也低。这次是真的心寒了,说实话很多老员工还没有后面新进员工薪资高,已经心里不舒服了。现在再这样统降20%,真的是四年努力,一朝回到解放前”。

  (1) 关于“全员降薪20%”,2020年5月,云从科技前台作战部门根据获取分享制,改变了绩效奖金月度发放机制,全体员工均不存在降薪情况,更不存在“全员降薪 20%”的情况;

  (2) 关于“取消各项假期、福利及补贴”的属不实言论,公司员工依法享有国家规定的年假、婚假、产检假等;

  (3) 关于 “转移合同主体,防止员工分红”的信息,属于不实信息,集团公司近期调整了各下属子公司主营业务定位,员工根据业务归属公司,不存在防止员工分红的情况。

  据了解,云从科技控股企业高达15家,但办公地点则主要在广州、重庆、上海、北京等8个城市,而上海区则显得较为尴尬——据业内人士表示,云从科技在上海的办公主要是公关团队,其目标是与上海政府建立良好的关系。

  2021年3月10日,有网友爆料称云从科技在大裁员,很多人被劝退或即将被劝退。去年的应届生很多人7月入职被推到9月,3月开除正好在试用期内,而且4月正是发年终奖的时候。

  3月20日,有云从科技认证员工在脉脉发帖,称自己被优化了。此外,还有云从员工发帖称自己没收到工资绩效和奖金,也有人收到了工资却没有奖金。云从科技可能存在故意降薪让员工自离达到裁员效果来调节亏损的情况?

  根据裁判文书网(2021)京0101民初2569号劳动争议民事判决书信息显示,云从科技子公司北京云从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从公司”)因拖欠员工姜锋劳动报酬、奖金等被姜锋在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起诉。

  原告姜锋向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决云从公司支付姜锋签字费奖励5万元;2、判决云从公司授予姜锋10万股权激励。

  事实和理由:2020年1月6日姜锋入职云从公司处工作,岗位为行业专家/售前,固定月薪税前46667元/月,另双方明确约定有额外的绩效、股权激励、签字费等。对于签字费问题,双方签订了《聘用邀请函》,该函中明确姜锋入职日期为2019年12月2日上午9:30,签字费若能在2019年12月2日或更早入职,在入职后第三个月结束,公司将在次月随工资一次性发放原告5万元奖励,入职后第九个月结束,公司将在次月随工资一次性发放5万元奖励。

  姜锋未于2019年12月2日入职后,双方又重新约定,姜锋于2020年1月6日入职,签字费仍不改变。姜锋于2020年1月6日入职,云从公司于2020年4月10日已支付给姜锋第一笔签字费5万元,第二笔签字费应于9月份支付,但至今未支付。

  虽然姜锋提交的证据关于延迟入职申请及说明中,云从公司同意姜锋延迟入职,入职时间定在2020年1月6日,但姜锋认为签字费即应包括入职当天,因为姜锋与云从公司人力资源部沟通时,云从公司是承诺支付第二笔5万元的,同时云从公司已经先行履行给付了原告第一笔签字费,因此云从公司不支付没有道理。

  对于姜锋入职云从公司处工作后享有10万股权激励问题,《聘用邀请函》中明确约定根据公司股权激励管理办法姜锋享有10万股权激励,但云从公司从未见过公司的股权激励管理办法,从双方沟通记录看,云从公司一直承诺要授予姜锋股权,并确定了双方签订协议的日期,但云从公司一直不提交协议书,后双方在沟通中云从公司又不同意签订授予股权协议书,要给姜锋补偿款。云从公司的行为严重侵害了姜锋的合法权益,特向法院提起诉讼。

  最后法院判令: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北京云从科技有限公司支付姜锋2020年9月19日至10月14日期间工资待遇损失40232元。

  此诉讼也佐证了云从科技可能存在故意拖欠员工劳动报酬和奖金来调节亏损的情况。

  2020年8月24日,有网友在社交平台中爆料称,云从科技公司一总监赵某存在婚内出轨、PUA欺骗女生感情等行为不端问题。

  据媒体报道,云从科技总监赵某曾在爱奇艺担任大脑深度学习负责人,后出任玖富集团人工智能中心总经理。其获得美国中佛罗里达大学计算机博士学位,人称“赵博”。并且在相关报道中将其形容为“冲在第一线的执行者”。

  据爆料者(下称刘某)所述,自己是赵某前女友,并且在不知其已婚情况下“被小三”。此外,二人相处期间,赵某不仅频频“PUA”自己,还持续不断四处沾花惹草。

  甚至据爆料者推测,赵某工作能力也存在问题。两人刚恋爱时,一次因刘某要回家处理家事,赵某却和公司老板的女秘书前往俄罗斯海参崴。二人竟在当地只订了酒店的一间大床房,并且赵某声称系女秘书勾引自己。

  在刘某的强烈要求下,赵某才另开一个房间,但是二人是否发生关系却不得而知。此后,刘某又发现赵某与一名在深圳的女士存在长期男女关系。双方大吵一架将赵某赶走后,赵某又回来道歉,甚至还踢坏刘某家门,试图破门而入;之后赵某又曾和一名某研究院女生约会,赵某甚至自己承认和其他女孩牵手、亲吻,但否认发生关系。

  还曾试图约某大学的一名女博士出来,但未能成行。除此之外,赵某还承认自己曾经结过婚。前妻生子前不久离婚,并且还剥夺了赵某的探视权。

  刘某称赵某曾经告诉自己,在美国时还和一个纽约大学在读的学生谈过恋爱。后来因被赵某伤害过大,大学没读完就回国,至今未婚。

  除了这些,刘某还指责赵某是“吃软饭”的男人。赵某前女友家庭条件好,是牛津大学硕士学历,在英国伦敦高盛投行工作。刘某和赵某在一起时,赵某就不断联系其前女友,并试图挽回,意图实现提高自己生活条件的想法。

  不过其前女友最终因不能接受其不断勾搭他人的行为与其断了联系。此外,刘某称在双方日常交流中,赵某曾屡次表露出希望自己“被包养”的想法。还提出要等女方买房子后再结婚的观点。

  刘某和赵某在一起期间,还被刘某发现其电脑中有不雅视频,而且双方在争论中还出现过赵某错将刘某名字喊成别的女孩姓名的情况。刘某称,赵某做事行为很奇怪,情绪管理也成问题,甚至存在“PUA”倾向。他会时不时突然失踪,并且毫无缘由的将刘某联系方式删除。

  刘某称,一次二人出门购物,赵某却突然表示要回自己家然后将刘某微信删除。事后两天赵某又回来认错道歉。刘某事后分析,赵某每次出现这种情况可能是去找别的女生。

  而且每次刘某质疑赵某约其他女生这种行为时,赵某辩解称自己和别人并没有发生关系,并且表示和其她女生一起时算作和刘某分手,因此不算出轨。

  刘某称,自己在和赵某相处过程中,赵某经常就很多工作上的事需要靠自己的帮助完成。刘某认为,既然在科技公司担任高管,为何很多基础工作需要帮助,因此认为其工作能力并不高。

  刘某表示,自己后来才知道原来除了美国那位前妻,赵某在国内也是已婚状态,而且还育有一个孩子。此外,赵某妻子还提出希望刘某不要曝光此事,但被刘某拒绝。

  随后,赵某妻子态度转变,称是刘某勾引赵某,并且扬言称要找刘某领导谈话,解决此事。事后,刘某多次尝试联系赵某,想了解其已婚、出轨等情况。但对方均不回复,却将刘某因生气咒骂其的短信发给刘某老板,称其受到人身威胁。

  2020年9月6日,刘某曾联系赵某直属上司姜总,对方曾承诺将于2020年9月9日给出答复。但截至2020年9月10日,该姜总并未对刘某作出答复。

  文中的赵某疑似就是指的云从科技原总监和股东之一赵悦礼。赵悦礼曾通过广州高丛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间接持有云从科技股权,而在2020年12月30日退出广州高丛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合伙人。不知是否与此事有关?838tk大型免费印刷图库www.37768.com

  • Power by DedeCms